栏目导航

联系我们

浙江傲森门业有限公司
地址:中国.武义.胡宅垄工业区皇府大道1号
博乐坊
邮箱:1248230039@qq.com 
市场营销部:
TEL: 0579-89093007  89096666
FAX: 0579-89092288  89093008       
免费服务热线:400-640-6877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汉服穿越千年的爱
添加时间:2021-02-01 22:05 来源:博乐坊 点击量:

  什么是“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”?什么是“绣罗衣裳照暮春,蹙金孔雀银麒麟”?当你看到一袭裙裾飘飘,摇曳生姿的汉服时,也许就会有具象的理解了。穿着坦领的安辰汉服,穿越千年又回到当下,穿汉服的人,亦穿越千年拥抱“曾经”的爱……

  汉服爱好者樊初尧“入”汉服的“坑”是在2008年。那会论坛上有关于奥运会上是否穿汉服的讨论,他加入了。之后就入坑了。还在读大学的他有了第一套汉服,不过什么样子他现在忘记了。“也是很粗糙的。”但是2015年,暑假后他回缙云碰到的事却牢牢记住了。

  “那会我穿着汉服走在街上,一个大叔看见,就问我,‘你是不是韩国人?’我说是汉服。”樊初尧说了之后,那个大叔还固执地发了朋友圈,说碰到一个韩国人,这让樊哭笑不得。

  樊初尧想为汉服“正名”!于是,他和几个“同袍”办了社团——忆梦轩汉文化传习社,“同袍”是汉服圈里对汉服复兴者的称呼,取自《诗经》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”。社团举行各种活动,复兴“古风”,上巳节、花朝节、端午节、七夕、中秋等,同袍们穿上汉服,以圈子里的前辈整理的礼仪程式为依据,充满仪式感。最近一次活动是在独峰书院举行的七夕乞巧节,同袍们穿针引线做手工,几位小姑娘举行了成人礼,大家意犹未尽。“中秋节还打算办一场活动。”樊初尧和他的同袍们正在策划当中。

  仙都,轩辕街,子衿民宿。安辰正在架子上整理汉服。这个房间里除了几排的汉服外,还用仿古雕花木门、罗圈椅、矮几蒲团等布置成了小舞台,平时一些雅集和小型的活动就可以在此举行。汉服名目繁多,有汉、唐、宋、明等各个朝代的形制。男式、女式,衣、衫、裙,常服、礼服等都各有讲究。

  “各朝代汉服各有特色,说起齐胸,人们脑子里浮现的就是盛唐时期的繁华。看见立领,就是富贵贤淑的明代。还有宋代清雅婉约的褙子、汉代端庄肃穆的曲裾。这些看似各种穿法都不一样,其实都是一脉相承的,只要理解了汉服的交领右衽,上衣下裳等等这些基本特征就能轻松搞定。”说起汉服的各种制式区别,安辰说每一件都很漂亮。

  安辰“入坑”很多年了。起初,她自己买衣料自己设计自己缝制。近年来,汉服的样式越来越多,她就更多地选择购买。一件汉服并不便宜,商家为了吸引顾客,在布料、样式上穷尽功夫。这固然让汉服更加普及,但也离汉服固有的制式更远。汉服圈因此产生了“古墓派”和“改良派”之争。

  樊初尧在河阳古民居的一个四合院里,开了家汉服店。但生意并不十分好。更多时候,他自娱自乐,穿着汉服在院子里晒晒太阳,喝喝茶。对他而言,不仅仅是一件衣服的改变,更是个人内在素养的提升。

  樊初尧、安辰等负责的汉服社团至今已有400多人。近年来,全国汉服同袍已逾十万人,已蔚为大观。但其中每个人的“修炼”各不同,有的更在意衣服本身,有的更在意文化内涵。“其实,穿汉服要内外兼修。”这是俩人一致的观点。

  安辰弹古琴已经很多年了,但是她仍很谦虚,“只是一点皮毛。”她隔一周就跑到上海跟一位老师学。来回一趟车钱,加上学费花销不少,但她乐此不疲。在她的民宿店里,书架上有很多关于汉服的书,内容包罗万象,不仅有汉服的历史、各个朝代的制式,还有发型、钗环等。除了汉服本身之外,还有《古代文化常识》、《随园食单》等传统文化相关的书籍。

  “要了解古代文化,才能体会汉服背后的东西。这对个人气质提升也是很好的。”安辰笑着说。她是一个娴静的姑娘,长发,扎了马尾辫,垂到胸前,边说话边习惯性地捋着发辫,不急不躁。樊初尧的才艺则是“香道”、“插花”、射箭、骑马。射箭是跟着台州的老师学的,骑马则在县内的一家马场练。

  他们自己带头,希望社团的成员更多的在修炼上下功夫。举办活动的目的也是为了宣传传统文化。在安辰看来,社团可定期开研习会,大家交流学习心得,“要研究的东西很多,古琴啊、妆造啊、诗词曲赋啊等等,有什么不好研究呢?”

  除了去年没去,每年,樊初尧都去西塘参加汉服文化周。同袍们都是为同一个目的去的:学习,这让他很有归属感,觉得很亲切。

  “我是一个披着床单长大的男孩!”樊初尧说这是他童年时代留下的汉服情结。这个情结如同一粒种子,在成年后发芽成长。他买了很多汉服,而且常常穿,对此,家里人并不反对,只是觉得买得太多了,费钱。甚至到公司去上班,樊初尧也穿着汉服去。老板看见,笑着说,“这么洋气啊!”

  他挺喜欢穿一套明代的飞鱼服,戴上翼善冠帽子,佩上一把剑,手持弓箭,“出没”在山水之间,拍一些短视频,配上悲壮的音乐。为了拍一个视频,他摔了好多次罐子,“表现古代侠士剑客的豪迈,但就是摔不破。”他笑着说。樊初尧穿汉服远不止为了好看,在于他,已经变成生活的一部分。他穿着“曳撒”(汉服制式),背着锄头去地里种菜,到茶园采茶。

  甚至他穿着汉服,以裤子、运动鞋为搭配。“随意一些!”这是他的态度。“穿汉服为什么不可以戴眼镜呢?”对于别人的“质疑”,安辰如此反问。俩人同持一个观点:汉服复兴不是复古。在当下,要跟着当代人的生活走。

  如今,樊初尧依然穿着汉服上街、上班、逛超市,和最初碰到的大叔不同,现在,人们不那么惊奇了。“如果你要问,回答你;如果你嘲笑,不搭理你。”这是他的态度!

博乐坊
博乐坊博乐坊